miyuu

【隆米/撒米】时间牢笼-In the Name of Love- (Part 3)

Miyako:

上一章和这一章的撒加和米罗没有特别的关系。末尾有关于撒加的提示,提示得比原计划多了。下章揭晓谜底。

其实我觉得挺烂俗的……

 

Part 3

 

又是医院的味道。

米罗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开始习惯在病房中醒来了。眼睛还睁不开,他只能猜想这次第一个出现在他面前的是谁。会是加隆吗?如果真的能回去就太好了。

但逐渐复苏的听觉让他又一次失望了。

“……哥,我就搞不懂了你干嘛总拦着我?”

“我不拦着你难道任你冲到其他学校去打人?”

“谁说我要打人了?我是去讲道理的!”

“你看看你这样子像吗?再说拉达曼提斯已经来道歉过了,你还能要他怎么样?给他脑袋上也来一下?”

“可这都第四天了,米罗还没有醒,如果真的是什么很严重的伤,让他们负责医疗费又怎么样了?我……”

“喂,艾欧利亚,米罗醒了!”

“你别打岔!我话还没说完!”

米罗睁开眼之后看到的第一个场面就是艾俄洛斯和艾欧利亚两兄弟的争执,眼见不知为何正在气头上的艾欧利亚连哥哥的话都不听了,米罗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他清了清喉咙,小声喊道:“艾欧利亚。”

听到好友熟悉的声音,艾欧利亚这才回过神来,立刻冲到病床边,瞪大了眼睛激动地看着米罗:“米罗!你总算醒了!怎么样,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么?”

米罗摇摇头:“没什么。就是……”他快速回想了一下兄弟两人刚才的对话,按照艾俄洛斯的说法,造成他受伤的似乎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他可以确定自己最后看到的阳台上的那个人是撒加,绝不会看走眼的,“……我怎么会进医院的?我有点记不清了。”

“记不清了?”艾俄洛斯眉头微蹙,“你等一下,我先去叫医生。”

依然是例行公事一般的检查,医生表示逆行性遗忘并不罕见,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医院里。但米罗还有一肚子的问题亟待解决:“艾欧利亚,我是怎么进医院的?”

说起这个话题,艾欧利亚的火气又蹿了上来:“21号那天我们球队和海因斯坦学院有一场友谊赛,我们两个搭档双打,我在底线回了一个斜线球,对面拉达曼提斯那个混蛋本想网前截击,结果没有打正部位,球砸在拍框上变了向,打到了正好站在网前的你头上。你在救护车上时还有意识,到了医院才晕过去的。我们本来以为没什么大碍,可你一躺就是三天,今天都是圣诞夜了!总之决不能放过那个家伙,我一定要让他当面再向你赔礼道歉!”

又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米罗没有在意好友的怒火,继续询问:“你知道加隆在哪里么?”

“加隆?不认识,谁啊?”艾欧利亚摇摇头。倒是一旁的艾俄洛斯略显意外地看着他,插嘴道:“那不是撒加的弟弟么,你们认识?你找他有事?”

米罗继续随口乱编:“呃……我好像记得撒加让我转告他什么事情来着,有点记不清了。”

这个扯谎似乎并不高明,艾俄洛斯直接笑出了声,然后摸了摸他的脑袋:“你记错了吧,虽然他们兄弟两个平时各忙各的,不过有什么事撒加不会直接给他打电话么;再说现在是假期,他们都回家过节去了,哪里还用得着你操心。我去帮你办出院手续,等回了学校好好休息吧。”

 

艾俄洛斯和艾欧利亚在把米罗送回宿舍之后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米罗躺在床上,头枕着手臂,瞪着天花板,开始整理思路。从最初看到加隆开始,他已经从他们所说的“昏迷”中醒来三次了,而每次都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这让他不由得开始怀疑第一个世界或许也并不是他真正属于的地方。那么,他失去的那些记忆可能才是他应该回去的地方,而且自己一次次重复着12月最后一周的原因也就在那里。他闭上眼睛,但仍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也无从想起,他甚至觉得是有人故意拿走了他的记忆,不让他知道真相。

还有撒加。从平时撒加对他的态度来看,他的善意并不像是装出来的,况且周围人对他的评价也很高。然而,在他两次暗算他的时候,那个眼神简直判若两人。究竟是伪装得太好,还是什么其他原因,米罗无从判断,因为他并没有和撒加有过很多的接触。他烦躁地翻了个身,忽然,艾欧利亚贴在柜子上的下学期课程表进入了他的视线。米罗想了想,坐起身拿出手机,拨通了撒加的电话。

“喂?”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地温和。

“我是米罗,请问是撒加学长么?”米罗紧握手机,努力克制住内心的紧张。

在听到他的声音后,撒加似乎非常高兴:“米罗?你已经出院了?头上的伤怎么样了?要我来看你么?”

“没什么大碍,艾俄洛斯和艾欧利亚刚刚送我回来,再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了。不过……”

“不过什么?”

“你过几天有时间么?”他快速扫视着艾欧利亚的课程表和书架,“我刚才在看下个学期的市场营销教材,有些地方不太明白,你能帮我解释一下么?”话题正按着米罗的计划转变,他要制造出和撒加单独相处的机会,来判断对方究竟有什么企图,虽然有种主动往枪口上撞的嫌疑,但他想不出其他的方法了。

撒加的声音中染上了几分笑意:“真是难得遇到像你这么认真的学生,刚出院就在看课本。没问题,你挑个时间吧。”

在定下了时间、又被撒加嘱咐了几句好好休息后,米罗挂断电话,躺回了床上,手心似乎都冒出了冷汗。他知道这样做很危险,如果撒加真的想害他的话;但他不想再这样一次次被送到未知的地方,睁开眼看到一张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谈论着或许根本不属于他的事。他必须主动寻找真相。

 

几天后的图书馆顶楼大厅。

“怎么样,头还疼吗?”撒加一边脱掉围巾大衣一边关切地问道,“别人都是让脑袋好好放松,你居然还在预习下学期的课,我都不知道是该夸你还是批评你了。”

米罗装出若无其事的轻松样子:“一点小伤而已,早就没事了。你当然应该夸我,对了,要在讲课老师的面前夸,这样最后给分就能手下留情了。”

撒加笑笑,然后坐下:“开始吧,哪里需要解释?”不过,米罗其实并没有仔细看过课本,只是随手挑了几个知识点而已,也没有认真听撒加的解释,而是时不时偷偷观察他的神情。他看起来那么认真而专注,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教材上,没有任何异常。

“……所以,4P和4C是站在公司和消费者不同角度来描述同一件事,而且,4C是营销理念和标准,4P是营销的策略和手段,属于不同的概念和范畴,是不能相互取代的,所谓的4C取代4P也就是无稽之谈了。当然,对考试而言,你只要记住四组对应的单词和这段文字就可以了。怎么样?这里还有问题么?”撒加看着米罗,后者此时却正在神游天外,“米罗?”

“嗯?啊,没有,这里没有问题了。”回过神来的米罗赶紧回答,不过这显然糊弄不了撒加:“你真的没事吗?总觉得你今天注意力不太集中,是不是还有些头晕?”

米罗赶紧摇摇头:“不用,大概是昨天睡得太晚了,这里空调又暖和,有点想睡觉。”

“是吗,那休息一会儿吧,我去买点饮料。”

趁撒加离开的间隙,米罗溜达到了窗边。圣域大学图书馆的窗户特别大,因此窗台也更低,虽然利于采光,但存在明显的安全隐患,对此学生会已经提出了好几次整改建议,但对现在的米罗而言,这是他可以利用的机会。

撒加很快便回来了,微笑着递给米罗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给,之前好像看你喝过这个品种,也不知道有没有买错。”

“谢谢。”米罗接过热乎乎的杯子,对着杯盖上的开口看了一会儿,又抬头看了眼撒加,突然说道:“我要跟你换!”

已经喝了一口的撒加差点呛到,米罗恶作剧般地笑笑:“偶尔也想换换口味。”

他看着撒加和他交换了杯子,然后若无其事地喝了起来,还调侃了他几句:“我一直觉得你比同龄人更成熟,不过现在看来你果然还是个小孩,居然喜欢这么甜的饮料。”两人趴在窗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撒加指向旁边蓝色的图书馆屋顶:“看到那里了么?每年毕业季都有些胆大的学生从窗口爬到那里,只为了在学校最高的地方留一张影,再过两年你也可以去试试看。”

“哪儿?”米罗假装没有看到,大半个身子探出了窗外。果然,他的余光看到撒加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正当他准备抬手反击时,撒加却一把将他拉了回来:“你干什么?刚才多危险,摔下去怎么办?”

米罗做出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心中却更加疑惑:如果撒加真的要除掉他,刚才是最好的机会,为什么他反而把他拉了回来?米罗无意间露出了不解的神情,正好被撒加看在眼里。又讨论了几个知识点后,米罗还想继续发问,撒加却突然伸出手,“啪”的一声合上了他的书本。“米罗,你今天根本不在状态,别再看了,我送你回去。”

“没事的,我……”

“不行,回去了。”撒加开始整理摊了一桌子的材料,阻止了米罗的反驳。

回宿舍的路上,米罗再次试图故意闯红灯,结果又被撒加给拦了下来。他磨磨蹭蹭地跟在撒加身后,看着对方高大的背影陷入沉思。今天他给了他那么多次动手的机会,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又回想了一下当时撒加那宛如另一个人的可怕眼神,难道是双重人格?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他还能像正常人一样地上学和工作?

他已经完全不明白了。

“喂,都到你的宿舍楼了,你还要往哪里走?”在撒加的提醒下,米罗才猛地发现自己差点走过头。撒加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你根本就没有痊愈对吧?米罗,现在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别勉强自己,不然既是给我们添麻烦,又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好好休息,听见没?”

米罗垂下目光,点了点头。他知道撒加一定又在用那种关切而担忧的目光看着他,虽然有些不礼貌,可他现在不想理他,因为这只会让他更加茫然和困惑。

 

日历上的30被划去,米罗静静地看着最后的数字。他没有忘记在前两个12月31日发生了什么,所以,他预感这次一定能引出那个撒加。

他婉拒了艾欧利亚去战神广场跨年的邀请,独自来到了附近的公园,漫步了很久之后,在人工湖边坐下。虽然微风拂过带来丝丝寒意,但浅蓝色的湖水泛着淡金色的光芒,倒映着冬日的晴空,看起来如此美丽,更重要的是,他能从湖面的倒影中清楚地看到背后的情况。这次决不能再被他得逞了,米罗暗下决心。

他从白天一直呆坐到傍晚,期间除了几个工作人员以为他要寻短见而前来询问之外,并没有任何异常,但他内心的不安逐渐扩大,强烈的预感告诉他,那个人很快就会来了。

果然,没过多久,他在倒影中看到背后出现了人影,虽然还没有看清来人的脸,他依然警惕地突然向旁边躲开,然后转身死死盯住了那个人,脸色凝重。“撒加……”

撒加的脸上没有了前几日的温和表情,而是和前两次一样让人不寒而栗的微笑。他丝毫不在意米罗的防备,缓步向他走近。米罗一瞬间想要逃跑,但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要知道真相。

“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对别人可不是这样。”面对米罗的敌意,撒加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

“我?”他耸了耸肩,故意装出了无辜的表情,“我当然是撒加了,你最喜欢的撒加学长。”

“你到底想干什么?”撒加离他越来越近,米罗的声音开始微微颤抖。

“我想干什么?”撒加凑到他耳边,“你不是很清楚吗?”

米罗猛地推开他,往后退了几步:“为什么!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是不是和我失去的记忆有关?还有,为什么那天在图书馆我给你留了那么多机会,你却什么都没有做!”

“什么图书馆?”撒加瞬间露出了不解的表情,不过很快被恶意取代,“算了,反正这次你肯定逃不掉了,告诉你一点也无妨,何况,我真的很讨厌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明明一切都是你的错,都是你!”他一把抓住米罗的胳膊,将他拉向自己,米罗试图挣脱无果,撒加不知哪来的巨大力气,让他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扯下来了。

“如果没有你,他本来可以过上一帆风顺让人羡慕的生活;如果没有你,那个笨蛋就不会一次次让步;如果没有你,他就不会在你死后完全陷在后悔和对你的思念中不能自拔,幻想着你一定还在什么地方好好地活着……”撒加咬牙切齿地说着,表情也越来越狰狞,“是啊,看看你现在,无论到哪里都有疼你的爱人和关心你的朋友;可他呢?他什么都没有了!是你毁了他,还有我,是你毁了我!只要没有你……只要没有你……”

我死了?“他”又是谁?米罗听得云里雾里,但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真相已经近在咫尺,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他的线索。可疯狂的撒加没有再给他进一步询问的机会,他猛地抓住米罗的肩膀,把他摁到了湖中。虽然水位很浅,但他的头被撒加死死按住,冰冷的湖水灌进口鼻,米罗几乎无法呼吸,腿也冻得快要抽筋了,但在强烈的求生欲下,他还是用尽所有的力气挣扎着甩掉了撒加的手。

“咳、咳……混蛋!”米罗大口喘着气,“我已经被你暗算两次了,这次你别想得逞!”

但撒加很快又抓住了他,手中的力道没有丝毫减轻:“想让别人抓住我吗?只有你能看到我,你喊得再响也没有用,你逃不了的。再见了,米罗!”伴随着猖狂的话语,他再次把米罗按到了水里。

好难受……已经用尽力量的米罗只能拼命屏住呼吸,在窒息边缘的痛苦中,意识又一次开始模糊。不行,不能就这么结束了,我还没有搞清楚真相。他不停地在脑海中提醒着自己,努力集中着精神。

突然,压在他脖子上的力道消失了,米罗猛地跌坐下来,视野突然变亮,等他适应后睁开眼,周围的一切都不见了。没有人工湖、没有公园、没有撒加,甚至没有天空。

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纯白中。

评论

热度(73)

  1. Deliris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zhengmomo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来时月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miyuu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5. Marina_铁罐的笑容由我来守护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6. 江川靖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7. artscoo海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