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uu

同居三十题(原著向,什锦小甜饼)

凯夏-Kaysherl:

1.相拥入眠
  半夜时分,福尔摩斯才独自调查回来。那时我已入睡,因为白天的工作实在使我疲惫不堪,所以即使他进门时惊醒了我,我也不愿起身理会他。
  又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有什么从后面压住了我的肩。我抬起沉重的眼皮,转过头一看,原来是福尔摩斯。我感到十分诧异,正要推醒他,却见他因寒冷缩了缩身子,好将自己裹进未脱下的外套里。
  毫无疑问,我这位朋友有着畏寒怕冷的体质。我暗自抱怨着他对自身健康的不以为意,把他让进了我的被窝。这么一来,福尔摩斯倒是更不客气了,顺势挤占了床的大半位置。我安慰地抱住了他,好让他休息得更安稳些——我知道他还醒着。
  
2.一同外出购物
  当我劝说福尔摩斯放下那盒廉价的烈性板烟丝时,他毫不留情地把我挑选的高糖分饼干从篮子里拣了出去。

3.一起看半夜场的恐怖戏剧
  福尔摩斯看待问题总是有与众不同的角度。在音乐方面,他算得上是个很好的鉴赏家,但放在一出恐怖戏剧面前,事情就很不一样了。尽管我认为剧场表演中使用镜子制造鬼魂效果、利用活门快速转场等是尽人皆知的把戏,但福尔摩斯总要在剧情紧张的时候对我说穿这些障眼法,确实很令我不愉快。
  幕间我向他抱怨了这件事。他没有生气,反而讽刺地笑了笑,对我说:“我亲爱的华生,要是你那过于丰富的想象力不被加以约束,难免会使你增添无谓的恐惧感的。”
  “谢谢,我不害怕。”我冷冷地回应他说。
  
4.起床气
  我一觉醒来,发现夏洛克福尔摩斯穿得整整齐齐,站在我的床边,而壁炉架上的时钟,才刚七点一刻。我迷糊地朝他眨了眨眼睛,心里还有点不乐意。
  “对不起,华生,我把你叫醒了。”他盯着我说,“早饭前锻炼身体的意义是不容置疑的。可是你猜不出我刚才进行了什么运动,我敢打赌你猜不出来。”
  “我并不想猜。”我没好气地回应道,翻身背对他,把被子掀起来盖过前额。
  “要是你刚才到阿拉尔代斯肉店的后面,你会看到一头死猪挂在天花板下。我的身手还不错,一下子就用短矛把它戳穿……”
  也许是由于我抄起了手杖的缘故,福尔摩斯双手背后,默默地看了我一阵儿,就转身下楼去了。
  
5.做饭
  Not Our Area.
  毕竟,这可是十九世纪。
  
6.大扫除
  “亲爱的华生,我过去的记录可多着呢。”福尔摩斯把他那只巨大沉重的铁皮箱放在地板当中,又拖来一张小板凳面对箱子蹲坐下来,用颇具诱惑力的欢快语调对我说道,“如果你听了我对这些珍藏品的介绍,你就会要求我把已经装进去的东西往外倒,而不是强迫我把外面的东西往里塞了。”
  “我不要听。如果你不及时把起居室里你的故纸堆收拾干净的话,下次我们就得在你的寝室里接见委托人了。”
  
7.浏览过去的相片
  福尔摩斯在我在印度服役时的留影相册中认出了好几个他曾经的委托人时,我深感不可思议。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华生,你总是不停地抽烟,还不按时吃饭。我想房东会通知你退房的,而我也要随着你倒霉了。”
  “环境所致。”我略带恶意地瞟了正在安装注射器的福尔摩斯一眼。
  
9.相隔两地的电报
  “如有时间请立即前来,如无时间亦来。——S.H.”
  我在肯辛顿开业行医时,福尔摩斯和我之间的联系常常需要依靠简便经济的电报。有趣的是,我们发给对方的电报往往是没有回电的。
  “福尔摩斯?”
  我推开起居室的门,走了进去——适时响起的脚步声是再好不过的回复了。
  
10.早安吻
  我洗漱完毕下楼时,福尔摩斯正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从寝室走出来。早餐还没准备好,我到沙发上坐下,抽着早晨的第一支烟。
  福尔摩斯朝我这边看了看,向我伸出两根手指,我便从烟盒里取出一支递给他。他把烟衔在嘴里,抬了抬下巴示意我借火。我刚要划燃火柴,他却忽然凑近我的脸,衔着香烟靠在我的烟头上一吸,就把那支烟点着了。我清楚地看见他那双淘气的、带着笑意的灰眼睛直视着我。
  “早安,我亲爱的华生。”
  
11.替对方挑衣服
  “我就非得穿一身送葬人似的黑色大礼服吗?”
  “要怨就怨插画师去,我的读者群的审美都被他带偏了。顺便,我可能不太适合那件骑车斗篷,它对我来说有点……”
  “也许是太长了。”
  
12.关于宠物的话题
  “华生,我们养一条狗吧。”
  “你晓得养一条狗得分散多少注意力,福尔摩斯。它不知道什么东西对自己有害,你得提醒它吃准备好的饭,保护它不要跑到危险的地方,它生病的时候你得寸步不离地守着;结果它还总是要在你正忙碌的时候扯着你要陪它散步……”
  “够了,我知道了,华生。”
  
13.卧病在床
  “福尔摩斯,"我端着注射器的托盘说,“病人应当像孩子在家长面前一样听从医生的话。既然你躺在我面前,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得给你治疗。”
  他对我的动作十分抗拒。
  “你这个医生,你简直要把病人赶到避难所去了!”
  “是的,如果你再不听话,我就用空注射器戳穿你的大动脉。现在,脱掉衣服,趴到床上去。”
  
14.午睡
  在我们长年的探案生涯中,福尔摩斯和我常处于一种近似颠沛流离的生活状态,为此我改掉了从前服役时一贯保持的午睡习惯。不过追寻线索的间隙,福尔摩斯倒是很宽容的,并不吝惜他的肩膀借我倚靠着小憩片刻。
  
15.帮对方弄头发
  “你头发留得过长了,福尔摩斯。”我一边用发蜡将他垂在前额的碎发向后抹齐,一边向他建议道,“你可以试试剪短一些,或许可以改善精神状态呢。”
  他不以为然地晃了晃脑袋,伸出手指作势在我唇上抹了几下,抱以尖酸的语气:“那你为什么不考虑及时清理掉那副令你看起来老了好几岁的小胡子呢?医生。”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你今天有点不大对劲,福尔摩斯。”我拎起浴巾的一角擦干头发上的水珠,歪着头端详他微泛绯红的面颊。
  “华生医生似乎也是这样。”福尔摩斯把身上的浴巾裹紧了些,若有所思地瞥向我的下半身。
  
17.纪念日
  “十年前的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没错,这意味着我们明天该交房租了,我亲爱的同事兼室友。”
  
18.接对方回家
  “我可不能待在这种让人懈怠的地方,让我回家,给我工作,这样我才会康复起来。”
  他倔强地拉住我的手臂,睁大了眼睛望着我,不让我离开。我意识到要拒绝夏洛克福尔摩斯的任何请求是很难的,因为他对我的请求总是极其明确,又总以这样一种巧妙婉转的态度提出来。
  “好吧,我们回家。”我俯下身子,手臂圈住他的腋下和膝弯,没使多大劲就将他从病床上横抱了起来。
  
19.离家出走
  “哈德森太太,如果福尔摩斯先生回来,请替我转告他华生医生离家出走了。希望他能好好反省一下他违反我们约定共进晚餐的行为。”
  我回到自己的诊所,一推开门就十分惊奇地看到一桌丰盛的冷食晚餐。坐在餐台边往高脚杯里斟着葡萄酒的,正是我那总令人匪夷所思的老朋友福尔摩斯。
  “对不起,亲爱的华生,我离家出走了一阵子。”他说。
  
20.一个惊喜
  夏洛克福尔摩斯把陪伴他多年的注射器埋在了康沃尔的沙滩上。
  
21.屋顶上看星星
  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学识范围:天文学知识——无。
  他不耐烦地打断我对星象的侃侃而谈:“你说我们头顶上的这一片是小熊星座,可是,即使它是大熊星座或是别的什么星座,这对于我和我的工作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真是缺乏浪漫主义的人,福尔摩斯。”
  我靠在他身侧,伸了个懒腰。星星闪耀着明澈的冷光,半轮新月高悬在空中,连同我们身后那些锯齿状的房顶黑影,整个天地都浸沉在柔和朦胧的光线之中。我这位具备艺术家气质的朋友忽然转过头,认真地凝视着我,咯咯地笑了起来。
  是啊,有什么关系呢?
  他的一双明眸照进了整个星空。
  
22.一场飞来横祸
  “福尔摩斯,我们的怀疑对象被委托人指使受害者杀死了,雷斯垂德明确表示无暇负责此案的调查。”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哈德森太太威胁说,要是你再放任贝克街小分队在我们的玄关和起居室里上窜下跳,她完全可以让我们饿死。”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那是在十一月底的一个狂风暴雨的深夜,福尔摩斯和我坐在起居室里,各自占用着写字台的一头。他埋头于故纸堆,为过去的罪案记录编制索引,我则专心阅读着新期《柳叶刀》上的一篇外科学论文。室外狂风呼啸,掀起雨点迅猛地敲打着玻璃窗,室内的气氛却平静祥和、令人舒心。
  
25.喝醉
  It's completely unt——u……r……e……
  “华生,你又在俱乐部待晚了。”
  
26.无伤大雅的小打闹
  再一次发现福尔摩斯注射可卡因时,我气愤地夺下了他的注射器,不料一不小心将他的胳膊拉得脱了臼,好在我很快冷静下来替他接了回去,这才没有酿成大祸。
  
27.穿错衣服
  我万分懊恼地回到家里,脑海里满是我从衣袋里掏出玻璃刀和万能钥匙时病人尴尬的神情;福尔摩斯却迎上来兴致勃勃地向我讲述方才他用听诊器撬开保险柜的经历。
  
28.一方受轻伤
  我真难以置信,福尔摩斯平日是那么坚强刚毅的人,及到我替他上药时却疼得嗷嗷大叫。他这样的态度简直称得上是无理取闹。
  可是我拿他没办法。
  
29.意外的求婚
  “华生,毫无疑问,我们于对方都是没有竞争对手的,我们是彼此最亲密的朋友。”
  “毫无疑问。”
  “像我们这样的情谊,在一般的同事朋友间大概是少见的,可要是把它放到相互倾慕的男女身上,就算不得什么稀罕事了。也许我们该去买一对戒指。”
  我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只天鹅绒包裹的精致首饰盒,单膝跪地,微微仰起头望着他。
  
30.滚床单
  我俯趴着,细细端详被我压在身下的肉体。衬衫被完全脱下,裸露的皮肤是长期隔离阳光而略显干涩的白净。他的身材其实并不像我以为的那么瘦弱,而是轮廓分明,使人一眼望之便能联想到他的敏捷和灵活。我的手掌覆上了他的肩胛,一寸一寸地,在他筋肉发达的手臂抚摸。他搂在我肩侧的手顺着我的手臂滑下去,抓住了我的手腕。我们就这样彼此交抱着,感受着彼此起伏不止的胸膛相互碰撞。
  我们难得拥有了一段完整的、不被打扰的睡眠时间。

  

  
FIN.
Thanks For Reading♡   ——By 凯夏

Tarotiss:

开学沉迷群像混剪,于是入了很多坑。
于是各种截图玩。
于是突然想来一发不记得从哪看来的网上流传的十大虐。
第一次发lofter来着……略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