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uu

[撒米] Eternal Summer (校园背景) 13

青冥:

只是想写那个关于官方t shirt的梗 23333



在卡路迪亚的诱拐和唆使下,米罗极其不情愿的拨通了撒加的电话。而这距离他上一次联系撒加, 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前的事情了。

“请问……?”听筒那头依然是撒加温和而好听的声音。

“是我……”一想到接下来要说的话, 米罗就有挂断电话的冲动。

“是米罗啊, 好久不见,我正想问你和艾欧里亚年底有没有安排,不如来我家吃饭。”米罗没想到, 却收到撒加的邀请。

“撒加,我……”

“怎么了,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么?”

“撒加,我,我 ,新年那天,我可以借你去参加一个私人晚宴么?”

“那是什么?”

该死的哥哥,米罗一急之下,决定将所有的责任推给哥哥。

“撒加, 其实是这样的。我的哥哥卡路迪亚很感激上个学期你对我的照顾, 所以,为了答谢你,他花了重金预定了酒店, 叫我邀请你去参加一个私人跨年晚宴。我哥哥他……,你也知道,他有心脏病, 所以从小被家里面照顾的很好,有的时候,他难免有些奇怪的想法, 而连我也不敢违背他的想法,我怕他会……”米罗一边说着, 一边暗自在心中祈祷着这段话千万不能让卡路迪亚自己知道。

“这也没什么吧。”电话那头撒加平静的说着。

“撒加,你 ?”

“其实,我也很期待能过一个不同的新年。”

“加隆不会有意见么?”米罗急着问出声来。

撒加却在听筒那头轻轻的笑了, “大概他也期待能过一个与往日不同的新年吧,他今年似乎交了不少新朋友。”

“撒加,你的意思是?”

“我接受你的邀请了。”

撒加,如果让你知道,这本来是修罗姐夫替我订的情侣套餐的话,你会怎么看我?米罗顿时觉得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感到自己被卡路迪亚和撒加双双出卖了。

 

在那年的最后一天, 米罗穿过来来往往急着赶回家与亲人团聚的人群,早早的赶到了与撒加约定的地点。

虽然在平日里,米罗并不爱严肃的打扮,大部分的时候,他的着装要求是以休闲舒服第一。但是因为严格的家教,在重大的节日或者庆典的时候,马尔斯总会严格要求他们穿上正装。而这天,米罗也不例外,老老实实的穿上了西装,配上了马甲,并将长卷发一丝不苟的扎起来。他坐在酒店顶楼的私人花园中,无聊的翻弄着所谓米其林三星厨师定制的菜单,等待着撒加的到来。

“对不起,来晚了。”

米罗抬起头来,撒加却与往日上课时的形象不同,他穿着一套浅色的休闲西装,脸上带着轻松愉快的微笑,向米罗打招呼。

米罗站起身来, 伸出手想与撒加握手,却注意到撒加貌似审视着自己的目光,米罗突然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怎么了?”米罗忍不住问道。

“我第一次认识到,你真的是马尔斯的儿子。”撒加笑着说道。

“正装很适合你,不过我更喜欢看你穿普通的t shirt的样子。还记得我们相遇的第一天么,如果我看到你穿这样的衣服,我大概不敢将水泼到你身上。”

“你!”米罗憋红了脸,半天说不出一个字。他没有想到撒加私底下也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说起tshirt,我记得我曾经看过你穿过一件花纹很特殊的t shirt。那件衣服上面绣了一根针,似乎看不出是什么牌子的衣服。”

“撒加,没想到,你竟然有留意别人衣服的嗜好。”

“大概是因为花纹太特殊了, 不得不多看了两眼。说起来,”撒加身子向前俯了俯,“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 那件衣服上还有你的名字。我记得那根针头上带的线头,用很巧妙的方法拼出了MIRO这几个字母。因为设计的实在是太巧妙了,我不得不多看了两眼。”

撒加,你就嘲笑吧。米罗涨红了脸,他记得那是姐姐美萝送给他的衣服,而他的大姐美萝最喜欢在t shirt上绣上他的名字了,“米罗,喜欢这件衣服的设计么?我想看你穿一次。”

因为实在无法拒绝大姐的要求,米罗穿上了那件t shirt,而他本来以为工作狂撒加是不会在意他穿什么衣服的。

“米罗。”撒加喝了一口水,慢条斯理的切着手里的羊排,“我很喜欢那件t shirt,因为它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些往事。”

“撒加,你?”米罗看着撒加的眼中闪烁着温柔的光,他实在不忍心打岔撒加的回忆。

“你知道吧,我和我弟弟是双胞胎。小的时候,我们的父母不是分不清我们两个么。所以,他们就想了个办法,在我的衣服上写上了SAGA的名字,而在加隆的衣服上写上了KANON的名字。所以,只要看到我们衣服上的字,他们就知道我们是谁了。”

“可是,我弟弟一直很顽皮,他总是把衣服乱扔,然后再也找不到衣服了。所以有一阵子,我们翻遍了衣橱,都找不到写着KANON字样的衣服。而加隆他也不好意思穿写着SAGA的衣服。”

“当然,后来我们想了个办法,加隆把我的衣服翻过来,在反面写上自己的名字,这样,每次他找不到衣服穿的时候,就把我的衣服翻过来穿。那个时候,我们也真傻,以为这么干父母就认不出来了, 其实加隆自己写的歪歪扭扭的字母,还有穿反的衣服,明明这些一眼就看出来了。”撒加看着米罗,笑着说着。

“不过啊, 米罗,五岁过后,我就没有在自己的衣服上写自己的名字了。”

“撒加你!”米罗一拍桌子,他才反应过来撒加是在嘲笑自己的幼稚,快二十岁了还穿写着自己名字的衣服。

撒加却将手轻轻的放在米罗拍在桌上的手上,“我感觉到,你的姐姐,还有你的哥哥,他们一定很爱你。在他们心中,你永远是他们最小的弟弟。”

“撒加?”米罗不自然的将手抽了出来,他看着撒加,撒加的双目却似乎看向了远方。

五岁的时候,撒加的母亲遇上了车祸,从此再也没有人在他和加隆的衣服上认真绣上名字,而十五岁的时候,撒加的父亲,也被病毒夺去了生命。

“撒加?”米罗察觉到撒加不对劲,他推了推撒加,撒加朝他笑笑,他却在撒加的眼角看到了一滴闪光。

“撒加。”米罗举起酒杯,“祝你新年快乐!”正在这个时候,这个城市敲响了零点的钟声,而在米罗的身后,撒加看到了灿烂的烟火绽放。

“米罗,新年快乐!谢谢你的邀请。”撒加举起了酒杯,透过暗红色半透明的液体,他看到了映衬在缤纷的跨年烟火中米罗的笑脸,他看到了加隆在这个城市的某一处酒吧与朋友说笑着,他看到了他的将来,他站在肯尼亚的大草原上,而他的身旁,是那些被他治愈的病人,那曾经夺走他父亲的死神将会屈服在他的脚下。

这个新年, 他第一次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美丽。


评论

热度(54)

  1. 来时月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2. miyuu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3. artscoo海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