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uu

【撒米】关于教皇和他的近卫 (上)

青冥:

米罗是撒加身边的近卫,却对他的隐瞒产生了无法停止的怀疑。

圣斗士三十周年官方设定的米罗是撒加身边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撒加把他放在身边十三年却又不告诉他真相么? yy根本停不下来。 

 

第一次出任务,米罗在仙女岛上刮起了腥红旋风。

米罗绝对相信黄金圣斗士的能力与破坏力,所以他完全不能理解每当他要求出任务的时候,却总是被教皇以各种理由拒绝。

教皇的脸藏在面具后面,面具上是一成不变的表情,米罗不知道教皇心里面到底在想什么,米罗唯一知道的是,教皇喜欢把他留在身边,和他聊圣域的事,希腊的事。

米罗是教皇身边的近卫。身为教皇,他身边有大大小小的侍卫,但是同时作为高阶的黄金圣斗士与教皇身边的人的,却只有米罗一个。

当时,教皇给出的理由是,因为圣域在希腊,他需要一个希腊人帮他处理杂物,这样做起事情来比较方便。

圣域的希腊人本来有很多…但是,因为一场变故,希腊籍的黄金圣斗士只剩下了米罗与艾欧里亚两个人。艾欧里亚的哥哥有着叛徒之名,于是顺利成章的,米罗便成为了教皇身边的近卫,以及助理,以及…很多很多需要米罗去做的事情, 除了杀人。

偶尔,米罗会看到教皇独自跪在雅典娜的神像下,每到那个时候,他都会觉得教皇的背影特别的孤独,而教皇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会让他想到另一个人。

双子座的撒加,是圣域里面一个鲜少被人提起的名字。

十三年前的变故,不仅让艾欧里亚的哥哥成为了叛徒,双子座的撒加也同时失去了踪影。

圣域很少有人还记得双子座的撒加,或者大家都默契的不愿意提起这个名字,但是米罗记得。偶尔,当米罗从米洛斯岛走向教皇殿的时候,经过一个一个无人的宫殿的时候,他会特意的在双子宫的门口停留,门前的石阶上,双子座的小宇宙似乎仍然萦绕着,久久不愿意散去。米罗一直认为, 撒加一定还活在某处,所以双子座的圣衣,一直拒绝着寻找新的主人。

米罗记得撒加。他还记得, 当撒加在希腊的某处找到他,并将他带到圣域的时候,因为同是希腊人的缘故,他对撒加,艾俄罗斯,还有艾欧里亚几个,产生了天然的亲近。

后来,因为羡慕着艾欧里亚有着哥哥的缘故,他曾经半撒娇却又半倔强的拉着撒加的衣袖,一定要叫他哥哥,没想到,却换来撒加惊喜的目光。

米罗还记得,那个时候,撒加将年幼的他抱起来,撒加的眼中有微笑, 却又闪着泪光。

在过去的十二年间,作为侍奉着女神的圣斗士们,他们很少见到女神露面。但是米罗相信,与神之间的交流,有教皇一人便足够了, 而他们其他人要做的,便仅仅是做好自己的工作,保证着圣域,以及世界的和平。

但是在最近的一年间,却流言斐起。

有人说,女神并不在圣域,有人说,日本的那个女孩才是女神, 有人说,消失已久的射手座黄金圣衣竟然出现在日本,有人说,并不是所有的黄金圣斗士都愿意归顺圣域的教皇……

米罗一边在教皇的身边,看着他派遣着其他圣斗士处理这些危机,一边暗中收集着已经出现在圣域,甚至是杂兵之间的流言。他抬眼看了看教皇,教皇的面具上从来都没有任何表情,他却突然想要揭开教皇的面具,看看面具下的那张脸,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教皇派遣着各个圣斗士,甚至黄金圣斗士处理各处的危机,他却似乎很不愿意派米罗出去一般。米罗曾经主动要求过,教皇却以米罗有另外的工作而搪塞过去,而那项工作却无非是陪教皇去圣域附近的村落巡视。甚至有一次,教皇差点就要派米罗与艾欧里亚一同出去,艾欧里亚却因为涉及到哥哥艾俄罗斯的射手座圣衣,建功心切, 甩下一句我一个人处理就够了,扔下米罗扬长而去。教皇却似乎为此松了一口气,甚至笑着说出了若是艾欧里亚被青铜杀死了也好这样的话。

米罗惊讶的看着教皇,眼前的教皇让他越来越看不透,他想要伸手取下教皇脸上的面具,质问教皇到底是谁,教皇却温柔的安慰了他,并让他小心艾欧里亚这个叛徒的弟弟,说不定也会做出背叛的事情。

所以,米罗特别珍惜这次好不容易磨来的任务。

作为黄金圣斗士,他的破坏力是超群的,虽然对手是被称为媲美黄金圣斗士的仙王座,但是米罗感受到他的小宇宙,并不是他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的对手。

但是,在这个时候,米罗感受到了另一个小宇宙,双鱼座阿布罗狄。

“该死的老头子,说好了让我一个人出任务的。究竟是怎样的任务,需要动用两个黄金圣斗士?”
米罗撇了撇嘴,看到仙王座向他扔出了攻击的锁链, 他本来有机会躲开的,就连反击也是绰绰有余, 他却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如果我受伤的话,教皇会不会担心,而那个时候,我能不能有机会揭下他脸上的面具。

米罗看着袭来的锁链,他笑了,他没有反抗,锁链直接刺入他的肩头,而与此同时,他看到一朵鲜红的玫瑰刺入对手的心脏。


评论

热度(59)

  1. miyuu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