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uu

【隆米】宫廷恩仇录-王都之夏 上

携手且道同归去:

改动的是下,所以看过的从下开始看就好……


时间是《美人计》三年后,米罗十八岁,加隆二十六岁。


当然这实际上是一个平行世界,毕竟我不是贵乱爱好者……


米罗和撒加联手击败朱庇特二世,撒加顺利登基称王;当然,这也意味着撒加和米罗的同盟就此破裂;双方之所以还维持着微妙的和平,是因为作为布列塔尼公爵的加隆一直态度暧昧……


从五千字改到八千字我也是蛮拼的,现在看来真的是好OOC,而且越改越OOC,果然孩子生出来就由不得自己了,而且真写起来这必然是个废掉的脑洞,然而不写完臣妾不甘心啊…… @Miyako 一定是那天被你催的!






1


“我真是不能理解你和撒加,为什么你们每次见面无论什么话题都能发展成不可开交的争吵最后不欢而散然而下次又可以继续挽着胳膊像亲密无间毫无罅隙的朋友一样交谈呢?


加隆一手端着盛满苹果酒的银杯,一手支在座椅扶手上,露出一脸虚心求教的样子看向对面的米罗。


“然后亲密的交谈再次变成激烈的争吵,下次见面的时候仍然和好如初,如此周而反复。”年轻的国王靠在宽大的扶手椅中,以一种完全放松的姿态握着酒杯,却没有品尝的意思;他慢悠悠地说完这句话,似乎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那总是隐隐带着一抹嘲讽般笑容的嘴角微微地翘了起来。


“原来你不是没意识到啊,我还以为你沉醉其间毫无自觉呢。”加隆饶有兴趣地打量米罗的神情,希望看到一些和平常不一样的东西,但是显然他失算了;他有些自我解嘲地笑了笑,放下酒杯摊开手,“我亲爱的陛下,可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米罗没有想到他会有此一问,楞了一下之后哑然失笑,“你居然会在意这种事情吗,我亲爱的公爵?”


“很奇怪吗?”


“至少我之前从不知道。”


“其实我不是在意,我只是好奇。”加隆耸耸肩,“如果换成我,我想我绝对做不到像你这样。明明每次和撒加吵完架会让你气的吃不下晚饭还失眠,下次见到他你居然还能好声好气地跟他道歉……”他绘声绘色地说着,忽然看见米罗忍俊不禁的表情,有些他无意间忽略掉的记忆蓦然清晰了起来。


他懊恼地拍了一下桌子:“我居然忘了,撒加每次也会和你道歉,那种神态和语气真诚的简直能骗过圣母和上帝,虽然不知道他之后是否还有心情吃晚餐……”


“所以公爵,你特意从南特赶到巴黎来,就是为了给我讲笑话的吗?不行这简直太好笑了,哈哈……”米罗笑的肩膀都在抖动,他无奈地把苹果酒放下,抬起手去擦笑出来的眼泪;但是看到加隆的时候,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吧,这是我的疏忽。”显然米罗并没有把他的问题放在心上,但是这反而让加隆有了更加无所顾忌发问的兴趣。


“所以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是出自真心?抑或逢场作戏?还是……总之,你们觉得真的有必要这样吗?”


“我的公爵,你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米罗收起笑容,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他,蓝眼睛里有种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沉暗色,“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是我得不出答案。”


他转头看向窗外,风从塞纳河面上吹进敞开的窗户,窗帘悉索作响,有清新的水汽带着青草的香味若有若无地飘进来。已经过了一天最热的时候,连刺眼的太阳也开始闪闪烁烁地收敛了光辉。


“它当然不是完全发自真心,却也不只是演戏;如果你问我有没有必要的话,或许对西法兰克没有,但是对我……”他转回头来看着加隆,脸上有种认真的疑惑,那是加隆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但是曾经在还年幼的米罗脸上出现过的表情,“你感觉不到吗?当了国王的撒加,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感觉不到。”加隆诚实地说。看到米罗不置可否,他忍不住半开玩笑地问道,“或许这就是国王和国王之间独特的交流方式?”


“我可不这么认为。”


“又或者,”他突然站起身来走到米罗身边,弯下腰来看着他,“我当了国王的话,也会变成这样?然后就能理解你们了?”


“你想当国王?”米罗抬头看他,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


“哦我尊敬的陛下,这难道不是取决于您吗?”风从米罗身后吹来,甚至把他的一缕头发吹到了加隆的手臂上,他握住它缓缓地送回去,当他的手触到米罗肩膀的时候,加隆的眼睛里映出了太阳一样灼热的光芒。


“您想要我做国王吗?”


米罗安静地看着他,他们之间的距离是如此的近,仿佛连彼此的心跳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他们互相看了许久,年轻的国王突然露出一个非常真挚的笑容来。


“我想,我亲爱的公爵,我正求之不得。”


 


2


“那么很抱歉,您马上就要失望了,我亲爱的陛下。”加隆也和他一起笑了起来,那笑容的意思显然他们都懂。“因为我的回答是,我暂时还没这个打算。”


“你知道我虽然对于我的家族和所谓的国家没什么特殊的感情,但是我还不至于傻到为了和撒加争夺国王之位而放弃现有的领地和权力,其实现在这样的生活也还不错,您觉得呢?”


“还有,”他伸手用力揉乱了米罗的头发,“如果陛下您真的足够明智的话,应该不至于要让我背上一个里通外国谋逆篡位的罪名,然后让撒加名正言顺地召集起全国的贵族来讨伐我和法兰西吧?”


“您看您也清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首当其害的还是公爵您自己啊。”米罗不甘示弱地想要还手,但是他的位置并不怎么有利。他有些不耐烦地眯起眼睛看向加隆,“至于我您不用担心,法兰西和贵国的战事,从令尊开始就没有消停过不是吗?”


“不,您会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我。”


“为什么?”


“因为您爱我。”


“亲爱的公爵,虽然对于这一点我没什么好否认的,但是我想您也很明白,我还没有爱您爱到把自己的生命与国家弃之不顾的程度。”


“我想您是误会了,我可从没指望您像诗歌里的骑士一样为了所谓的高尚爱情放弃一切,这样的话对我们可没有任何好处。”


“那么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诚实的说,您还是会担心我;因为现在的您和我天生是盟友,您需要我,就像您之前需要撒加一样——没关系,您尽可以否认这一点,不过这前提是,您认为我和撒加联手来对付西法兰克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


“您这个笑话并不好笑,诚实的说,我确实认为这种事情至少在短时间内绝不会发生。”


“那么我还真是要赞美一下您这份自信和勇气,只是我很好奇,您这份自信和勇气究竟是来源于您感觉到的我对您的爱情,还是您认为的您所能施于我的影响力?”


“……我真没想到公爵您竟然具有成为吟游诗人的潜质呢。”米罗不无讽刺地说。


他有些烦躁地转开了视线。


“不,我在和您很认真地探讨这个问题。”加隆的眼睛牢牢地追随着他,他们的鼻尖几乎碰在了一起。“如果您真的这样想,我必须要给您个忠告;爱情乃是世间最不长久之物,而影响力则与实际利益紧密相关,我想这两点您都颇有心得,不需要我为您一一详解了对吗?”


“所以您是在威胁我吗?!”米罗想站起来,却被加隆双手握住座椅的扶手困在了椅子里。于是被激怒的西法兰克国王直接抓住布列塔尼公爵的肩膀,试图用格斗的技巧把他推开;但是他忘记了在站起身来的时候调整身体重心,公爵显然也是猝不及防,所以最后两个人一起摔倒在了地毯上。


 


3


他们互不相让地瞪视着彼此,就好像被激怒的年轻的猎豹面对自己的敌人和猎物那样,用尽全部的身体力量和经验技巧去压制和征服对方;在夏日的午后,这种逼仄而密切的身体接触不一会儿就让人觉得喘不过气,即使隔着滑凉的丝绸衣衫,也无法不感受到对方肢体上传来的灼热而躁动的温度。


最后是加隆先放开了手,他突然就那么放松地伸展开手脚平躺在了地毯上,米罗看了看他微微阖起睫毛却在不断颤动的眼睑,撑起胳膊打算站起来——他太了解这个男人,他的性情就像布列塔尼临接的浩瀚大洋,风平浪静之下却不知何时会掀起滔天的巨浪;而且他也感觉此时此地,似乎不再适合于平心静气的交谈下去。


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可是他的行动还是晚了一点——但谁说那不是出于他潜藏在内心深处的一点犹豫和期待呢?在他刚侧过身的时候,加隆突然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的头用力地按下来并吻上了他的嘴唇。那一刻米罗看到他被自己身体遮挡因而藏在阴影中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黑夜一般的深蓝,那是大西洋的风暴即将到来的讯息。


但那又如何呢?他并不讨厌这种不期而遇的冒险。


感受到他的回应之后,加隆握住米罗的手腕猛地翻过身来,调换了他们的位置,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睫毛贴到了一起,好像清晨鸟儿的羽翅略过开满紫罗兰的窗前那样,那温柔的触感一下子拨动了心底最甜蜜的渴望。


他们更加热切地追逐着对方的嘴唇和身体,手掌穿过衣衫触摸到同样温热的肌肤,那是他们彼此熟悉的领域,就像地图上界限分明的他们的领土一样。


不过这只是米罗的感觉,他的手指抚过加隆的后背,那隆起的肩胛骨就像峭拔的山峰,凹下的流畅的肌肉线条则是绵延的峡谷,而笔直的脊梁,则是一望无际的绿野平原。


后来米罗把这个想法说给加隆听,加隆大笑他读过这么多文学典籍居然还是如此匮乏想象力,“陛下,您对于这方面的无知简直令人大吃一惊。”,他说。


随后加隆列举出夜莺、天鹅、玫瑰、睡莲、蜂蜜、乳酪、潮水、星辰、伊甸园种种意象,试图改变他心中这“呆板单一”——加隆如是说——的印象。米罗听完只是笑着摇头,加隆咬着他的耳垂问他为什么;米罗扳过他的脸,非常诚实地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对我来说,土地才是最美好且唯一不能割舍的东西。”加隆愣了愣,随即也笑了,他说:“陛下,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说了多么棒的情话?”


“不过”,加隆又接着说,“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换一种说法。”他停下来看着米罗,后者心领神会地吻了他一下,在唇齿缠绵间,他听到加隆继续说:“我会把我的爱人比喻成海。陛下你知道吗?虽然你作为国王无法割舍土地,但其实你更像海。有的时候明澈温柔让人沉醉,有的时候突然又有疾风骤雨令人措手不及——当然了,这两种海的模样我都喜欢。”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的他们或许想到了这些,但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说出来。


他们海浪般卷曲的金发缠绕在一起,和地毯上的织金花纹互相映照,在逐渐西沉的阳光里不时闪烁出耀眼或暗淡的光彩。



评论

热度(56)

  1. 霜月遥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2. 青冥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3. 青冥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