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uu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9

青冥:

“虽然希腊的首都是被称为雅典的地方,不过在古希腊时期,希腊人民信奉的不仅仅只是雅典娜一个女神。那个时候,希腊奉行的是城邦制的制度,不同的地方信奉着不同的人,有的地方信奉的是太阳神阿波罗,有的地方信奉的是月神阿尔忒弥斯,而这个波塞冬神殿的遗址,则是清晰的的证明了当时在这里居住的人民所信奉的神祗正是海神波塞冬。啊哈哈, 不过那也是应该的,毕竟这里是出海口吗,当地居民出海捕鱼之前向波塞冬祷告祈求当日风平浪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艾欧里亚的声音还在米罗耳边环绕着,而米罗却并没有什么心思去听艾欧里亚讲了什么,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今早撒加对他说的话。

正如艾欧里亚所承诺的,一大早,他便给米罗打了电弧,说要带他在雅典城逛个够。

而让米罗在意的却是撒加的态度。米罗本想试探着说我可是你的嫌疑人,难道你不介意我和别人一起出去。撒加却似乎明白了米罗的心思一般,拍了拍米罗的脑袋,说艾亚哥斯的事件发生的时候,你正好在我的身边,所以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你与这件案子有什么关联了。

“米罗,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与同龄人有更多的交流机会。”撒加这么说着,拍了拍米罗的脑袋,便将他送出了门。

 

撒加这个时候究竟在干嘛?是和那个艾俄罗斯在一起,还是一个人?米罗狠狠的摇了摇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算算日子,他与撒加相处了仅仅不过几天,不过在这短短的几天内,他却感受到了一种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仿佛是来自于家人一般的温暖。

“米罗?”艾欧里亚看着米罗走神的样子,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你在说海神波塞冬?”

“是的。”

“那么这附近也一定有冥王哈迪斯的神殿了。我记得他们总是在一起。”米罗这么说完,忍不住狠狠的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他的心思全在撒加今早的笑容上,却完全没有将艾欧里亚的话听进心里,波塞冬与哈迪斯,除了同是希腊神话中的神外,几乎是八竿子打不上的关系吧。

没想到艾欧里亚却沉默了,他的脸上明显陷入了一种犹豫的神情,“米罗,我看你一整天都似乎很没精神的样子,原来你是对哈迪斯感兴趣?”

“不不,其实也不是这样。”米罗慌着摆了摆手。

“其实这附近倒也是有一个哈迪斯的神殿, 只是比起海神殿来说,那里算是非常非主流的旅游景点了。或者…大概都不能算旅游景点吧。我记得曾经路过过一次,就看到一篇废墟,也没有什么修葺。”艾欧里亚似乎在犹豫着。

“不不…其实不去也没什么。”米罗慌忙否认着之前的问题。艾欧里亚却误解了米罗的意思,以为米罗只是因为自己那句“非主流旅游景点”而感到不好意思而已,他一把拉起米罗的手,“没关系,我现在就带你去。 ”

 

虽说是不太远的距离,可当艾欧里亚与米罗离开海神殿的时候,天色已经将近傍晚,而当他们来到那个曾经被称为哈迪斯神殿而现在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的地方时,天色已黑。

正如艾欧里亚所说,这里并不是主流的旅游景点, 而到了晚上后,更是不可能有什么人到这种地方。米罗看着前方那些黑黢黢的轮廓,想要开口对艾欧里亚说还是回去算了, 却在这个时候,一阵阴风吹过,树林里发出嘻嘻索索的声音,艾欧里亚一个哆嗦, 躲到了米罗的身后,却不小心推了米罗一把,米罗脚下一滑,跌进碎石堆中。

“喂!你干什么!”

“我…”艾欧里亚低着头,却不好意思说出来自己纯粹是被风吹下的树叶给吓了一跳。 

米罗看看艾欧里亚的脸色,又看了看四周,虽然他并没有说出来,米罗却已经猜了个大概,“嘿,没想到你个狮子座的还怕鬼啊。”

“狮子座的怎么了?狮子座的招你惹你了,你天蝎座的难道你不怕?”艾欧里亚直着脖子,冲着米罗嚷回去,米罗却端端正正的在碎石堆中坐好,“天蝎座当然不怕哈迪斯,因为哈迪斯是天蝎座的守护神”

“米罗…”艾欧里亚瞪着双眼, 却对这种类似于无赖的观点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他顿了顿,却借着月光看到了碎石上有些许红色的痕迹,“喂,米罗,你刚才没摔伤吧?”

“没事。”米罗抬起刚才撑着地面的手掌,冲艾欧里亚摆摆手,“你看,没事。”

“那这些是?”

借着月光,米罗清晰的看到,那些碎石上有着暗红的痕迹,看上去似乎是风干了好几天的血的痕迹,他的脸色突然一变,他站起身来, 手指在遗址中的石凳上擦了擦,抬起手来看了看。

“艾欧里亚,你是说,这里几乎是没有人来的地方?”

“是的, 有谁会来这种鬼地方?”艾欧里亚斩钉截铁的说着,“喂,米罗,我们快回去吧。”

“艾欧里亚, 为什么这里的石凳这么干净。仿佛才被人擦拭过?”米罗冲着艾欧里亚抬起他干净的手指。

 

撒加与艾俄罗斯再一次见面,确认了拉达曼提斯与其他当事人的不在场记录,除开拉达曼提斯之外,其他人都在警方的监视之下, 而拉达曼提斯提供的不在场记录也完美的让撒加找不到任何挑剔的地方。

离开艾俄罗斯后,撒加再一次路过了奥纳西斯的故屋,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要再看一眼当日的案发现场,他推开门后,发现艾俄罗斯手下的警方几乎完美的保留了现场的样子,就连当日流淌在地板上的血迹也鲜红如昔。撒加想起了那天艾亚哥斯深度腐烂的身体,又看了眼地板上的血迹,他想了想,蹲下身来, 用手指蹭了蹭那摊鲜红,他的手指感受到了一些湿漉漉与黏糊糊的感觉,他抬起手,闻了闻,那的确是血的味道。

只是,这究竟是谁的血,撒加皱着眉头,掏出手机,给他的弟弟打了个电话。 


评论

热度(42)

  1. 洛子伊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2. miyuu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3. 兰草原野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4. 李凯馨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5. 李凯馨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6. 月光宝石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7. Anmumu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