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uu

【撒米】斯图加特的告白 Chapter 5

Miyako:

天热了,该填坑了。

要不是为了方便脑补阿布的造型搜了一下图,谁还记得11年的莲花小王子……

拉灯有,大概是轮子坏掉的独轮车。另外我怎么觉得好像逆了……

 

Chapter 5 情迷慕尼黑

 

“老大,听说我们要被裁员了?”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十分不严肃的声音,却谈论着十分严肃的话题,在其他楼层茶水间倒水的撒加甚至不用回头就知道是阿布罗狄。

“你又听谁胡说八道……呃……你穿成这样是要干什么?”转过身的撒加被一身浅色西服、画着精致妆容的公司头号美男子吓了一跳,微烫的茶水差点呛到气管里。

阿布罗狄自毁形象地对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如果市场部的女同事们能放我一马别让我去车展客串什么本公司车模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说真的,这种‘公司安排’我真不想服从。”他抬手想抓一下自己漂亮的金发发泄不满,然而指尖一摸到已经凝固的发胶,还是沮丧地放弃了,转而重新将矛头对准了公司里人尽皆知的高管关系户,“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公司是不是要裁员了?”

“听你的口气就知道这不可能。”撒加极不情愿地答道,事实上他知道的不比普通的奥迪乃至大众员工多多少,更重要的是他的话根本不算数。可所有人似乎都坚持认为他已经得知全部的详情,好像他的一句话就能决定整个公司的未来一样,显然眼前的帅哥也是其中一员。

阿布罗狄耸耸肩:“报表上的内容外行又不是真的一个字都看不懂,保时捷公司持有的集团股份每年不停地在增加是事实,年报上说今年3月已经31%了,如果他们真的完成了收购,我不相信公司会没有任何的人事变动。这种事情没亲身经历过也总听说过。”

撒加决定不浪费时间和他分析股份占比超过30%之后的收购将面临多少障碍以及《大众法》对股东表决权的各种奇异限制——何况他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冠冕堂皇地安慰道:“放心吧,不会裁员的。”

“你是波尔施-皮耶希家族的人,说来说去都是亲戚,裁也不会裁到你头上。可我们这样的普通员工满大街随手一抓一大把,谁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整个部门一锅端,大家全部回家领救济金也不是没有可能。”阿布罗狄七分担忧的语气带着三分的嘲讽,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好了,我得去会场了,再见。”

“再见。”送走同事,撒加也收起了脸上程式化的笑容。公司内部的窃窃私语他怎么会没有听见,众人的担忧他又何尝不能体谅,但自己的处境又有谁来关心?如果两大集团间的争斗最终真的向着最不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那么到时候,冠以皮耶希姓氏的他不仅无法凭此幸免,反而极有可能成为第一个遭到排挤的,这其中复杂而残酷的亲戚关系是外人无法想象的。

撒加叹了口气,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不过日子也并非每时每刻都让人神经紧绷,比如和米罗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情总是特别好。事后回想起来,撒加不得不承认自己当时的告白有些冲动,至少他认为这种稍显正式的行为应该选一个更体面的环境,再加上一份恰到好处的礼物,而不是像自己那样随随便便在大马路上单凭一个不痛不痒的吻就算结束了。不过这份遗憾并不意味着他有丝毫的后悔,他是个理智的人,如果不是已经对米罗有了足够的好感,所谓冲动也就无从谈起了,现在他只想认真经营他们的感情。

由于各自居住的地方不算太近,他们只有周末才有时间见面,虽说一开始说好了轮流去对方所在的城市,但实际上撒加去米罗那里的次数要多得多,而理由则是他喜欢两个人挤在小屋里一回头就能看到对方的感觉。这句话中有多少认真的意味又有多少调情的成分米罗不得而知,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第一次强忍倦意赶头班车抵达小城火车站时从来接他的撒加脸上看到了既高兴又心疼的表情。他明白撒加一直在照顾他,舍不得他每周花费数小时在两地间来回奔波,但反过来也是一样的。所以这一次,米罗主动跑了过去。

英戈尔施塔特保留着小城市特有的宁静与平和。多瑙河蜿蜒而过,微风带着些许潮湿的触感拂在脸上。米罗很喜欢在河畔的树荫下漫步,翠绿的草坪清新的空气还有红顶白墙的小屋,像极了他的秘密基地。

“暑假结束前去什么地方玩一次吧。”米罗建议道。尽管有个长到奢侈的假期,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奥地利陪伴半年没见的父母上了,通信技术再发达,也无法取代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交流,对家人和爱人都是如此,屏幕上生动的表情和触手可及的温度始终是不同的。

撒加显然十分支持这个想法:“好啊,你想去哪里?”他说着甚至握住了米罗的手,手腕上除了惯例的手表外赫然还出现了一条黑色的男士手链,那是米罗刚才送给他的。

“慕尼黑,啤酒节。”

“这么近?”米罗的兴奋让撒加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本以为他会选个不知名却很有特色的小镇,或者干脆出国,结果他的计划居然这么……没有新意。

米罗大概能猜到他在想什么:“是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想和你一起去一次。”

话说到这份上撒加也不再心存什么不满了,一段时间不见的他们只是想享受一会儿二人世界而已,至于在什么地方,这不是重点,何况在南德工作多年的他也好久没有参与这场盛会了,偶尔肆无忌惮地放松一下似乎也是个不赖的选择,于是立即同意了。他们继续沿着河畔悠闲地前行,天南地北地聊着各种有的没的话题,谁都没有留意到隔着绿化带一辆停在红灯前的豪车里投来一道震惊的目光,视线的主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米罗???”

 

欢乐的音乐、鲜艳的民族服装、喧闹的人群和表演、当然还有无数的啤酒啤酒啤酒……狂热的气氛让许久没有凑过热闹的撒加觉得有些招架不住,他很想立即抓着米罗转身回酒店吹空调,反正他们又不是没有做过这种煞风景的事。不就是啤酒么,在哪儿喝都一样,房间里更宽敞舒适,打开窗户照样能感受到街上的欢歌笑语……大概是吧……他想。

“好像比印象中前几年人更多了啊。”米罗嘴角略显尴尬的笑容显然也说明了眼前的盛况出乎他的意料,不过建议是自己提的,说什么也要坚持到底。“拉着我,别走散了。”他紧紧抓住撒加的手,一咬牙,坚决地加入了欢庆的人群。或许是因为年轻人精力旺盛的本质,米罗很快就被周围活跃的气氛传染了,和其他人一样在人流中艰难地挤出一条路,穿梭在帐篷间,品尝各种啤酒和美食。如此大规模烹饪出来的东西难免粗糙,不是这里盐放多了就是那里烤焦了,但此时的米罗似乎完全不在乎这些,连造型都没有摆好的汉堡好像都是极致的美味一样,还兴高采烈地往撒加嘴边送。而他呢?看着面前只属于他的笑容,这些平时完全吃不惯的东西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了。

有些累了的两人随便走进了一顶帐篷挑了一个角落坐下休息,顺便又买了些吃的。“清啤酒真的很苦啊,你尝尝看?”米罗认真地品了两口,一边发表看法一边把杯子递过去。

撒加一路被牵着走来走去,曾经有过的胡闹因子居然也久违地被调动起来了,他轻轻推开玻璃杯,然后凑到米罗面前,对着还沾着些泡沫的嘴唇就吻了上去,直到把充满诱人酒味的口腔仔仔细细地扫荡了一遍才心满意足地退出来:“还好吧,我觉得挺甜的。”

没想到会变成这个走向的米罗愣了一下,本来就有些泛红的脸似乎更红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坏笑着搂住了撒加的脖子不轻不重地咬了起来。

“怎么,拿我当烤肉了?”撒加非但不介意,反而很享受地腾出一只手轻抚着米罗的头发。

“你先拿我当酒杯的。”米罗满不在乎地继续埋头恶作剧,在酒精的作用和热烈氛围的刺激下他的胆子明显大了起来,不安分的手隔着衬衫悄悄地在恋人身上游走。

“别玩了,服务员过来了。”撒加推开意犹未尽的米罗,望向身着当地服装、笑靥如花、却十分强悍地右手拿着四杯满满的啤酒、左手托盘上两盘丰盛烤肉的巴伐利亚姑娘。两人倒是很绅士,同时打算主动接过对方递来的瓷盘,不料伸出的却是两只握在一起的手,连服务员都被逗乐了,调皮地对着他们眨了眨眼睛。美食当前,两人也不再浪费时间,低头凑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有人走到了他们对面的空座位前:“请问这里有人吗?”

“没有。”米罗一边咽着一小片香肠一边抬起头,和来人四目相对之后突然露出惊讶的表情:“里格尔?”

对方几乎也在同一时间认出了他:“米罗?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南德上学,出现在这里很正常吧?倒是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认识的人?”撒加小声询问,米罗点点头:“嗯,中学的同学。”

身为多年的好友,里格尔对米罗表面随和实际却很少流露真实想法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了,现在看到面前两人并肩而坐吃着一个盘子里的东西,立即明白刚才那句话的重音为什么会落在“一个人”上了,能够亲密到这种程度,他不难猜到眼前这位看上去年长一些的男人和米罗是什么关系,在感慨自己无意间变成电灯泡的同时,也偷偷打量起撒加来,总觉得这张脸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你好,我叫撒加,米罗的朋友。”撒加友好地问候,即使是这么一个欢乐的场合,他也没有忽略应有的礼节。

“里格尔。”听到对方的名字后里格尔愣了一下,然后才貌似镇定地坐下,本想调侃好友几句的心思都没了,只是时不时用余光打量着对面的人。

有些酒精上脑的米罗似乎没有发觉他的异常:“喂,还没回答我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女朋友呢?”

“响子放假回国了。反正一个人闲着没事就在各地采风,给报社和杂志社投投稿,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上你。”里格尔边说边扬了扬手里的单反。他是米罗的中学同学,也是关系最好的朋友,立志成为一名记者,毕业后考上了柏林的大学,两人的联系这才渐渐减少了。现在意外重逢,自然是要把好几年的交流空白一次性补上。撒加基本只是旁听,倒也没有觉得自己被晾在一边,相反,能听到一些他所不知道的关于米罗的事还是十分高兴的,即使是最鸡毛蒜皮微不足道的小事,要不是饮料喝得太多,他真不想起身离开。

“我去趟洗手间。”

“嗯。”

米罗应了一声,转回头继续切盘子里的烤肉,却发现里格尔直直地盯着撒加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眼神收着点。”他故作威胁地说道。

里格尔又盯着米罗看了一会儿,心情复杂地低声说道:“我真没想到你会和皮耶希家的人搞到一起。”脸上完全没有了刚才闲谈的轻松愉快。

果然,米罗握着刀叉的手一僵,刚才有些飘飘然的头脑也冷静了下来:“你怎么认出他的?”

“拜托,保时捷收购大众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的,我们中有不少人都在关注这件事。当然,那个撒加基本上是女生八卦的中心,毕竟年纪轻长得帅,还那么有钱。”

“你也挺无聊的,居然还记住了。”

里格尔无视了米罗的嘲讽:“我现在有点弄不明白你到底想干什么了,你不是一直在回避……”

“我喜欢他,除此以外不作他想。”米罗平静地吃东西,视线却一直低垂着。

“你知不知道你是谁?”

“我是谁?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和你一样,我爱和谁在一起是我自己的事。”米罗似乎有些生气了。

里格尔似乎早料到了他的反应,也没有觉得被冒犯,只是继续追问:“撒加什么都不知道吧?”

“他需要知道什么?”米罗觉得自己此刻的反应就像一只受到刺激的刺猬,他知道不该拿这种态度对待朋友善意的关心,可就是控制不住。

“我知道你对有些事情毫不在乎,但你真的搞清楚你现在交往的人的身份了吗?他跟你不一样。你以为等事情闹大了以后,撒加也能像你一样无所谓?你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和他在一起的人之一了,我不相信你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

米罗沉默了,没等他想出结论,他们讨论的对象已经回来了:“怎么了?”

“没什么,吃饱了。”他抬头挤出一个笑容,撒加觉得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走吗?”

刚遇到熟人就要走?撒加看了里格尔一眼,不料他也毫不介意:“没事,你们吃饱了就先走吧,保持联系,以后再聊。”

“哪里不舒服么?怎么突然没精打采的?”走出帐篷后撒加担心地问道。米罗摇了摇头:“喝多了有点晕,早点回去休息,反正庆祝才刚刚开始,过几天一样能逛。”

既然本人都这么说了,刚才的疑惑也就被撒加扔在了脑后,只当他兴奋过头有些疲惫。回到酒店的米罗直接懒洋洋地躺倒在了大床上,一只手还不安分地把撒加也拽到身边:“一起睡。”他干脆直接蹭到了对方怀里,虽然染上了食物和酒精的香味却依然是自己熟悉的气息,压过了里格尔刚才一番话带来的迷茫,这让米罗十分安心。他开始拉扯对方的衬衫,他还想要更多。

撒加当然不会介意他主动的投怀送抱,细碎的吻落在米罗脸上:“我觉得不公平。”

“什么不公平?”

“要不是今天碰到你那个同学,我根本没机会知道那么多你以前的事。”

“我又不是你,光是家庭背景就能说上三天三夜,讨厌的富四代——话说你想知道什么?”

“全部。你所有的事我都想知道。”

“以后再说,”米罗索性把凌乱的衣物扔到地上,望着他微笑的爱人,“我觉得眼下更重要。”

没错,他只是普普通通的米罗,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特别之处,他们之间只有幸福,别的什么都不会发生,什么都不会。他在心中默念了几遍,然后忘情地投入到激烈的缠绵中。

评论

热度(16)

  1. miyuu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